A+無障礙網站

從語言到恐怖暴力…陰影下的美國期中選舉

[聯合報林泰和/中正大學戰略暨國際事務研究所副教授]

十一月六日美國期中選舉前,美國真的很不平靜。

十月廿二日接連發生郵包攻擊事件,十四件具殺傷力的郵包,寄給反對川普總統的知名民主黨人士。經過聯邦調查局領導的聯合反恐任務小組的調查,終於逮捕到嫌犯,是川普死忠支持者,川普將此事件定調為「恐怖行為」。

十月廿五日肯塔基州路易維爾一家超商發生槍擊事件,兩名黑人被槍殺,槍手為白人男子,被警方逮捕時,嫌犯高喊白人不要射殺白人。

在美國大眾對郵包炸彈與肯塔基槍擊案仍心有餘悸時,極右派恐怖嫌犯鮑爾斯廿七日闖入匹茲堡「生命樹」猶太教堂,高喊「所有猶太人去死」後槍殺十一人,是美國歷史上最嚴重反閃族恐怖攻擊。事實上根據「反誹謗聯盟」統計,二○一七年記錄的反閃族行動比前一年增五十七%,是一九七九年有統計數據以來第二高。

上述三起恐怖暴力事件,雖不能完全直接歸咎川普,但是不可否認的,與美國目前由川普帶動的激情極端政治氛圍,有極其密切的連帶關係。川普針對反對者充滿黨派性極強的選舉語言,對其部分極端支持者而言,極有可能被理解為對反對川普的政治人物進行恐怖攻擊的號召。

川普之前對蒙大拿州眾議員吉安福特毆打記者的行為大加讚賞,無疑是煽動政治暴力,極度缺乏對暴力界線的認知。不止共和黨,此次收到郵包炸彈的民主黨加州眾議員華特斯,因公開鼓動民眾在餐廳等公開場合,騷擾川普陣營及其官員,受到譴責。川普預定前往匹茲堡慰問槍擊案受害人家屬,但有至少三萬五千人連署公開信,不歡迎川普到訪,除非他譴責白人種族主義,停止鎖定、危害所有少數族群、停止攻擊移民及難民。

政治對手畢竟不是個人的敵人,政治極端化風險,有可能轉變成政治暴力,也就是恐怖主義。恐怖主義的基本元素就是暴力與暴力威脅。反川普黨政人物、黑人與猶太人雖然是事實上的受害者,但不是恐怖分子真正的目標;真正的目標是針對所有反川普的人,所有黑人與猶太人,要他們從此噤聲,不可主張自己的權利,達到殺一儆百效果。

台灣地方選舉在即,過度激情極端的選舉語言,容易造成社會分裂與極端化,長期恐將對國家社會造成極大的負面影響,美國的例子或許可為我們帶來一些啟示。

新聞日期   /   2019 - 01 - 31
新聞出處   /   聯合報


int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