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無障礙網站

9合1大選後 共軍繞台「變安靜」…美國來搶戲?

[聯合報/記者程嘉文/報導]

上周四(24日)下午,國防部宣布:共軍包括轟六轟炸機、空警500預警機等各型機多架,上午由大陸南部陸續出海,經巴士海峽航向西太平洋,進行遠海長航訓練活動後,循原航線飛返駐地。

這是2019年以來,共軍第二次遠海長航:22日,中共空軍派出包括運八電戰機、Su-30戰轟機等機種,飛出巴士海峽進行長航。

消息人士指出,共軍南海艦隊的遠航訓練支隊,目前正在台灣東南方的西太平洋上,24日的遠海長航,曾與海上支隊進行對抗操演。

台灣海峽曾是我方「獨享」

1949年中共建政,雖然在陸地上所向披靡,但是缺乏海空軍,因此在台灣海峽的海空域,基本上全是國軍的地盤。1950年代初期,國軍經常派機對大陸沿海軍事設施進行轟炸。後來在美方的介入之下,我方飛機除了執行偵察任務外,基本上不飛入海岸線15浬之內。至於台海當面的共軍戰機,則根本不敢出海。

我方「獨享」台灣海峽空域的局面,維持到1990年代。1995、1996年的台海危機,共軍戰機開始飛出大陸海岸線。不過由1996年8月,國軍一架F-104在馬祖附近故障墜海,可知在危機解除後,國軍戰機仍然在海峽西部空域活動。1999年,李登輝總統宣布兩國論,共軍戰機大舉出海,甚至直逼海峽中線,局面一度緊張。危機暫告段落後,雙方形成默契(據說是美方居間各自協調,但無法證實),彼此軍機以海峽中線為活動界線。換言之,國軍在西部的訓練空域與防衛縱深,一下子就少了一半。

共軍由台灣兩端飛出 東部不再是後花園

廿年來,海峽中線的對峙局勢沒有改變。然而隨著共軍海空兵力飛躍成長,開始不斷由台灣的南北兩端越過島鏈,向西太平洋進發。2015年3月30日,解放軍的轟六轟炸機首度飛出巴士海峽,5月21日,首度飛出宮古海峽。

至於引發台灣社會關注的「繞台」,第一次發生於2016年11月25日,兩架轟六搭配運八與Tu-154電戰機各一架,由巴士海峽飛出後左轉北上,再穿過宮古海峽北返。同時兩架Su-30戰轟機飛出宮古海峽與機隊會合,再一起返航。

12月10日,共軍再度演出繞台戲碼,機隊組成方式相同,但改為順時針方向,飛出宮古海峽,向西穿越巴士海峽。

依據國防部在立法院透露,2015、2016年,共軍各發動四次遠海長航。

2017年後 共軍遠海長航頻繁化

2017年7月起,共軍開始密集發動遠海長航。依據國軍與日方發布的資訊統計,在2017整年,共軍共有19天曾飛越宮古或巴士海峽。其中13天曾經繞台飛行,還有同時雙向「對飛」繞台的例子。

2018年下半,可能是受到台灣舉辦九合一大選的影響,從6月4日到12月14日之間,台灣附近都沒有遠海長航。總計這年共有12天有飛越宮古或巴士海峽的長航,其中6天是繞台。

共機頻繁飛出島鏈,使得原本被我方視為「後花園」的花東外海空域,從此不再高枕無憂。國軍除了將鷹式防空飛彈前推到綠島,也派出經國號、幻象等機種,不定期進駐台東志航空軍基地支援。

大打宣傳戰 新聞發布也是較勁戰場

只要共軍機艦穿越宮古海峽或對馬海峽,日本自衛隊除了派出機艦監控,統合幕僚監部(參謀本部)也會在網路發布類似消息。至於海峽兩岸,一開始往往要日方消息公布後,再被動承認,不過大家很快都體會到,新聞發布其實也是彼此較勁的戰場。

2017年7月20日,共軍首度同時雙向繞台。當晚日方發布消息後,國防部於第二天中午首度發布相關照片,其一顯示經國號戰機攔截一架編號20013的轟六K型機,另一張是編號20119的轟六K。由機號可知,它們來自湖南衡陽的空軍第八師。

28日,蔡英文總統邀請媒體,飛往空軍台南聯隊,慰勉參與當天攔截任務的飛官。這當然不是我方第一次攔截伴飛共軍長航,而蔡總統卻高調表演「肯定秀」,宣傳目的可見一斑。

先前都是「被宣布」長航消息的共軍,從當年12月起開始主動出擊,利用空軍的官方微博「空軍發布」發布長航任務的機隊照片。後來甚至趕在日本與我方之前,當天中午就宣布,依據時間估計,幾乎是飛機一降落就發布消息。後來甚至安排中央電視台的記者進行「隨機報導」。同時,所公布照片中,故意出現類似台灣玉山的背景,並搭配具暗示性的圖說,強調飛機正在「繞島」。

同時在台北,空軍作戰司令出身的國防部長馮世寬,往往以「共軍發動長航,必須坐鎮」為由不到立院備詢,引發外界批評,向來與立委關係不睦的「馮大鵬」藉機落跑。國防部因此於12月20日宣布,未來不再發布相關訊息,但第二天就遭蔡總統「打槍」,指示應適時發布。

共軍變安靜不宣傳 美軍卻變積極「搶戲」?

去年九合一選後,共軍於12月恢復長航,至今已經執行六次飛越宮古海峽與巴士海峽,不過都是「原海峽往返」,沒有再進行繞島;大陸當局的宣傳系統,更沒有如先前一般敲鑼打鼓地宣傳。

至於國軍方面,12月18共軍飛越巴士海峽,曾經發布包括轟六、運八的照片。進入2019年之後,至今也只發布消息,不提供影像。

兩岸似乎都對遠海長航的新聞採取低調處理時,美方卻成為積極「搶戲」的新角:美軍艦艇頻繁往返於日本與東南亞之間,但通常經台灣東方與巴士海峽進入南海。不過2018年下半,美軍艦艇卻連續三度「抄近路」進入台灣海峽:7月7日,驅逐艦班福特號(USS Benfold DDG-65)、馬斯廷號(USS Mustin DDG-89);10月22日,巡洋艦安提坦號(USS Antietam CG-54)與驅逐艦柯蒂斯韋伯號(USS Curtis Wilbur DDG-65);11月28日,驅逐艦史托克岱爾號(USS Stockdale DDG-106)與油輪沛可斯號(USNS Pecos T-AO-197)。前兩次由南向北,第三次由北向南。美軍在通過海峽後,隨即都發布消息,並強調這是正常的公海航行。

今年1月24日,美軍太平洋艦隊司令部告訴有線新聞網CNN,驅逐艦「麥克坎貝爾」號(USS McCampbell DDG-85)與油輪「華特.狄爾」號(USNS Walter S. Diehl T-AO-193),由南向北通過海峽。就在同日,共軍機隊飛越巴士海峽,與南海艦隊遠航支隊進行協訓。

而國防部當天正好邀請中外媒體,參訪駐屏東的無人機海上偵搜大隊,軍方也在簡報時,「不經意」透露了,中共「北極星」號情報蒐集艦,被我方無人機拍下的照片。

學者:遠海長航操演 不全是針對台灣

中正大學戰略暨國際事務研究所兼任助理教授林穎佑指出,另外,共機在去年台灣選前「缺席」半年,也未必只是考慮影響台灣選情,而是共軍在習近平推動軍改、強調「戰區主戰」與軍種協同作戰之後,正在研擬跨軍種、跨機種等作戰,在訓練大綱定案之後,並且進行初步的演練之後,如今可以將操演科目拉到島鏈外的遠海上進行。

他也強調,就軍事層面來看,共軍機艦進行遠海長航操演,訓練在國土之外工海上的作戰能力,目標不全是針對台灣,而是演練針對美軍的「反介入」作戰。至於先前中共方面一度對類似行動大肆宣傳,如今卻相對趨於安靜,可能是因為宣傳戰必須推陳出新,如果反覆持續同樣的招式,就會出現邊際效應遞減效果,因此正在尋找新的機會與宣傳方式。

新聞日期   /   2019 - 01 - 28
新聞出處   /   聯合報


int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