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無障礙網站

聽障反而專注 陳瑞麟用科哲反思社會

Inner Picture

【校園記者許家綾/中正大學報導】

 聽不見反而更專注!中正大學哲學系教授陳瑞麟在求學階段意外幾乎失去所有的聽力,但他仍不畏自身障礙、努力自學,後來更投入「科學哲學」研究。長期透過科哲反思社會的陳瑞麟,近日也出版新書《科學哲學:假設的推理》,希望透過科學實例引導讀者瞭解如何對未來做出好的假設。

 十五歲時,一場感冒引發的慢性中耳炎,讓陳瑞麟從國中起就得一邊求學一邊吃抗生素治療,卻始終沒有痊癒。直到耳鼻喉科權威醫師警告陳瑞麟,再不手術會有腦膜穿孔,甚至喪命的危險才決定動手術沒想到術後不僅左耳全聾,連右耳也幾乎失去聽力,「原本右耳是正常的,手術後我發現雙耳的聽力已不及正常人的四分之一。」從此陳瑞麟幾乎無法聽見外界的聲音。

 「高中老師都安排我坐第一排,但我還是聽不清楚。」在這種情況下,陳瑞麟在校時只好選擇自修。談到學校的協助,他只是搖搖頭說:「大多數老師雖然知道我的情況,卻不一定會體諒。」當時陳瑞麟常因聽不清楚老師說話而不小心打瞌睡,沒想到卻曾因此遭老師踢桌子,讓他遇到課業問題時不敢請教老師。

 大學就讀機械系後,由於聽力不好導致陳瑞麟常跟不上進度,而較為冷硬的工程訓練更讓喜歡追根究底的他很不習慣。偶然之下,陳瑞麟讀到十八世紀哲學家柏克萊(G. Berkeley)的「觀念論」,發現自己或許更適合需要縝密思考的哲學,於是便從機械轉換到哲學領域,並在修習博士時投入「科學哲學」的專業

 科學哲學企圖理解科學的意義與反省科學活動,首先便要懂得科學的本質是什麼,「以前我不懂科學的意義,直到學了科哲,回過頭來對科學做省思,我才覺得自己瞭解科學。」儘管放棄了機械,不過求學時大量吸收的理工知識仍讓陳瑞麟的研究做得更順利,同時他也透過科學哲學,對科學在社會中的運作有更多體悟。

 「大多數人都相信『有幾分證據,說幾分話』,但單看科學提供的證據根本不夠。」陳瑞麟舉日前食安問題為例,若政府已知頂新集團的油品摻假混油,就不能忽略混油帶來的健康風險,僅以「送驗後沒有足夠證據」的說法就保證正義油廠的油品可食用,那是政府失職。

 頂新的例子是商人黑心,但即使救命的現代科技也會產生傷害風險,如幾年前曾發生感冒病患因注射流感疫苗而喪命。陳瑞麟認為,這都是因為現代社會高度仰賴科學,卻沒考慮科學與資本主義結合後,商人往往為了搶得先機,使許多產品還沒經過風險評估就被大量生產,導致科技產品帶有許多潛在性風險。在這種情況下,傳統推崇「有幾分證據,說幾分話」的科學精神跟不上實際的運作,這是科學需要反省的原因,也是科學哲學存在的目的。

 「科學總是起於假設,但假設必定會是真的嗎?」陳瑞麟說,要瞭解科學是建立在假設的推理上,但假設不等於隨便猜測,希望透過新書《科學哲學:假設的推理》讓讀者明白科學假設如何被建構、被檢驗與被應用,並把科學假設的推理應用到生活上,對日常生活的未來發展做出好的假設。陳瑞麟笑著說,其實每個人都有假設的經驗,像選舉就是假設哪個候選人比較好,而他也計畫在下學期開設通識課程,讓更多同學有機會深入接觸科學哲學。

發佈日期   /   2014 - 12 - 24
新聞日期   /   2014 - 12 - 24
觀看次數   /   3641

intent  intent  intent  intent  分享到Email

intentE-mail 郵寄分享

intent

intent您已成功寄出郵件!


int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