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區

跳脫二元對立探移工議題 傳播系蔡崇隆《九槍》奪金馬最佳紀錄片

 

 在台灣,失聯移工與警察你追我跑的戲碼時常上演,合法移工因工作、居住安全問題受傷或死亡時有所聞。長期關注社會議題的中正大學傳播系副教授蔡崇隆,從5年前一名失聯移工遭警方連開9槍致命的案件出發,拍攝《九槍》紀錄片。片中藉由多起新聞事件呈現移工在台困境,也公開30分鐘密錄器影像,向大眾傳達慘案持續發生不只是制度失靈,還有台灣人看待移工的眼光和態度,更一舉拿下第59屆金馬獎最佳紀錄片。

 「失聯移工跑給警察追出事的,在台灣三不五時就會看到,這是目前台灣社會的一個現象,我們已經見怪不怪。」然而2017年8月最後一天,越南籍逃逸移工阮國非因民眾通報破窗偷車,在警方追捕過程中被一連開了九槍,最終送醫不治身亡,這個新聞事件引起紀錄片導演蔡崇隆的注意,「為什麼抓一個移工會開九槍?」的疑問也成為《九槍》紀錄片的拍攝起點。

 在《九槍》中,不只是阮國非,也有其他失聯移工為了躲避警方,從建築工地摔落、橋上跳下受傷,還有合法移工遭化骨水噴濺、宿舍大火、蘇澳斷橋而喪命。這些幾乎是近十年內發生的事件,集結起來如同東南亞移工在台灣的死亡記事,紀錄片更完整揭露了阮國非案件當時的警方密錄器,從開槍到送醫的30分鐘裡,面對阮國非的痛苦掙扎,警方長官、圍觀民眾的態度是無視或漠視,「殺死他的,真的就只是這九發子彈嗎?」

 「這部片談的不是阮國非個人,而是『歧視』這件事。」蔡崇隆說,移工來台謀生,首先是高昂的仲介費,再來是不能自由轉換雇主的政策制度、不受重視的工作場所與住所安全等,都顯見階級與種族歧視。然而在阮國非案件中,他也指出,移工和員警都是受害者,不能只怪罪於開槍員警,更多是訓練體制的問題,長官、民眾支持大膽用槍的背後,相關配套措施、警用設備不足及缺乏生命教育等已經脫離員警個人的責任。

 「兩面並呈」一直是蔡崇隆拍紀錄片的原則,《九槍》仍維持一貫作風,除了阮國非家屬、移工團體,也訪問資深警察、員警家人、仲介等。他表示,不希望把焦點放在員警個人,回到二元對立,對整體社會、制度沒有幫助。而對於獲得金馬獎最佳紀錄片隨之而來的正負聲浪,蔡崇隆坦言無法預測主流社會的反應,因為這部片挑戰了台灣引以為傲的多元包容文化,也是為何在製作後期試片超過一百人次,還有無論獲獎與否,都早已規劃全台公益特映會的原因,瞭解更多非同溫層反應的同時,也希望為觀眾帶來改變的能量。

 回顧製作《九槍》一路走來,看慣紀錄片製作種種關卡的蔡崇隆表示,這次無論是訪談對象,還是飛往越南不到一星期的時間,拍攝過程出乎意料的順利。「如果說是困難,我會說是痛苦。」蔡崇隆說,尤其是密錄器影片,4年來為了編輯反覆觀看,甚至不自覺陷入情緒,有時開車邊回想也邊掉淚,好在身邊有著一群新住民組成的越在嘉文化棧,還有儘管在中正大學教書負擔不少,友善的傳播系師生、環境支持及校方的認可,創作路上才能無後顧之憂。
 

瀏覽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