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立中正大學首頁

跳到主要內容
網站地圖
常用系統(按下enter進入選單)
跳到主要內容
網站地圖
常用系統
常用系統

2020-06-20

許倍銘等不到洗冤 妹妹:他被看不見的魔鬼抓走了

[聯合報 / 記者陳熙文]

因為小女孩一句話「爸爸你為什麼不把你的鳥鳥給狗狗親?」2009年特教班老師許倍銘遭控「乘機性交罪」,被判5年10個月;許倍銘自認冤枉展開逃亡,為洗刷許的罪名,律師李衣婷超過10年奔走,對案情提出諸多疑點。監察院日前批評許案採證過程有瑕疵,呼籲法務部研提再審。但平反大門是否就此開啟?

「不是說法律之前,人人平等嗎?...法律卻只選擇性的採用不利被告的片面證詞呢?為什麼寧可相信小孩前後不一的不合理說詞...也不願相信一個任教近10年,從未有過任何不良紀錄的老師呢?」
-許倍銘

針對女童的證詞,中正大學犯罪防治系教授陳慧女翻閱相關警詢筆錄,及性別平等調查報告的逐字稿,發現有很大的疑慮,「引導性的問題太多了!」甚至會設定一個情境,例如「你怎麼知道的?還是你看到老師脫褲子?」、「他有沒有把你眼睛遮起來?」等問題去問女童「是不是這個樣子?」

員警、社工 使用大量誘導性問題

台大心理學系副教授趙儀珊則在「無罪的罪人」一書中提供量化分析,發現員警所問的168個問題中,分別有42個指示性問題,和32個誘導性問題;社工所問的110個問題中,有18個指示性問題,及27個誘導性問題,讓證詞的可信度大幅降低。

李衣婷說,「其實小女孩沒有辦法去描述,像判決書上的情節。」不管是問問題的方式,還是偵訊輔佐娃娃的使用,「一開始偵訊的技巧就出問題。」但法官卻不願正視,寧可傳當初偵訊的警察,問他是不是用不正當的方法取供,形同「緣木求魚」。

法律之前人人平等 律師:像是玩笑

而就算女童的證詞可能前後有出入,「法官都說這種事情講錯也沒關係,因為她智障,不要苛責;但好像今天只要指控你的人是社會上比較同情的弱勢,就失去平等。」

為此,李衣婷在法庭上為許倍銘辯護,反對如此寬鬆的證據法則,檢察官卻說對方是小女孩,所以要寬鬆,「那法律之前,人人平等,不是從頭到尾都在開玩笑嗎?」

「今天只因一個小孩隨便一句話,周圍的大人在那邊幫她編故事...連一個智障小孩的話都搞不清楚,然後去誣陷我,把我害到家破人亡,我真的沒有做,懇請法官判我無罪!」
-許倍銘

其實李衣婷與許倍銘,在打官司前僅有一面之緣。李年輕時曾參加高雄古嚴寺的佛學營,許倍銘是小老師之一。緣分如此淺薄,卻費盡十年的青春,只因為「如果不幫忙,就這樣子了,怎能見死不救。」

三次非常上訴、二次再審 這次能露曙光?

「一定要定罪了才叫做伸張正義嗎?難道把一個無辜的人查清楚之後,判他無罪,就不叫伸張正義嗎?」李衣婷在許案三審定讞後,仍持續救援,為許倍銘四處奔走,共提起三次非常上訴、二次再審,皆遭法院駁回。

李衣婷也舉辦講座、開課等,同時拜託冤獄平反協會提供協助,但再審聲請成立,依舊渺茫。終於,監察院在今年6月16日,由監察委員王美玉提出報告,呼籲法務部研提再審,令平反透出一線曙光。

媽媽走了、女友散了 許早已家破人亡

沒人敢說,這是否就是結束的開始。唯一可以肯定的是,逃亡中的許倍銘早已家破人亡。

「我們都一直相信,如果沒有做,法官會還給哥哥清白。」許倍銘的妹妹阿婷(化名)說。「一審判決的時候,媽媽每天抱著判決書問,怎麼會這樣?怎麼會這樣?最後傷心過度,變成心肌梗塞,就走了。」

阿婷說,媽媽臨走前,認為哥哥沒有犯罪,不該坐牢,又心疼哥哥進去關會被人欺負。許倍銘為順從母親的遺願,才展開逃亡。

跑路前,許倍銘也與同為老師,且論及婚嫁的女友分手,「不知道要逃多久,不能耽誤人家一輩子,哥哥跟她說,要是找到一個好對象,就不用等他了。」如今對方也已結婚生子。

在阿婷的印象中,哥哥總是很勇敢,小時候老家住在高雄五甲,晚上樓梯很暗,她不願走最後一個,深怕被魔鬼抓走。許倍銘總自告奮勇說,「沒關係,那就我走在後面吧,如果要抓就抓哥哥就好了。」沒想到有一天,哥哥真的被看不見的魔鬼抓走,就算當真平安歸來,人事全非,家已不成家了。

新聞日期  /  2020-06-20
新聞出處  /  聯合報

分享到 Line 分享到 Facebook 分享到 Plurk 分享到 Twit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