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無障礙網站

為何同志遊行效用不如一則Line長輩群訊息

[蘋果日報/方景霖/地區醫院行政副院長、中正大學企業管理博士班]

台灣去年11月的九合一選舉,除了萬眾矚目的直轄市與縣市首長之外,還針對同性婚姻合法化等10項議題進行公民投票。雖然大選前的高中職模擬公投顯示,年輕世代的婚姻平權觀念、以及同性教育都有可能落實;然而許多團體對公投仍抱持著悲觀的態度。只是沒想到,真正結果出爐之後,竟然是如此壓倒性的挫敗,不通過的僅有婚姻平權與東奧正名。

許多網友不解:「這是人權與文明的進步,每個人都可以跟自己所愛的人在一起,可以成為亞洲第一個先例,這是台灣的驕傲。這麼棒的事情,為什麼這麼多人不要?」

筆者認為,網路世代崛起之後,許多政策上的溝通或宣傳都透過線上平台,無論是精美的圖表、簡易明瞭的懶人包等,都有助於手機不離身的族群。然而,台灣現今卻是長輩人數優於年輕世代的結構,當長輩每天接收與轉發Line群組的圖片與資訊時,年輕人依舊守著臉書、推特、甚至IG等同溫層。其實大家都知道現在是性別平等的時代,男女、同性、雙性、跨性別群族都應該獲得尊重,並且獲得應有的權利。但若無法跨出舒適圈,社會觀念就不會改變。

筆者接觸醫療臨床管理近20年,目睹多次同志伴侶生離死別的場面,這些相依相守數十年的戀人在生命散場的最後一刻,可看到生者在身分(法定親屬)、繼承遺產(動產、不動產)上,都無法得到法律上應有的保障,無論這些資產是否是他們一起打拼累積起來的,也不顧他(她)們在意的只是一份法定婚姻的認同。

矛盾的是,根據筆者職場上的經驗,我知道應該投同意票;可是很遺憾的,我最後仍站在傳統立場投下反對票,並非意味自己不贊同婚姻平權。最後影響投票的原因是管理學所稱的「品牌聯想」。品牌聯想即是消費者看到一特定品牌(例如同性婚姻)時,從他的記憶中不經思考(潛意識)所能被引發出對該品牌的任何想法,包括感覺、經驗、評價、品牌定位等。

選後筆者對三個社會團體(社團、球隊、高階經理人)實施調查,發現超過8成的受訪者投下反對票,影響投票意向的前三大因素包括「觀感不佳、影響下一代、疾病氾濫」,然而上述這些影響因素幾乎都是未經思考而做出的判斷,筆者再由「觀感不佳」深究,發現其意象裡多為男扮女裝、裸露遊行之聯想。

依此調查,筆者再查閱平面及電子媒體對多次同性婚姻遊行所作的報導,總免不了看到袒胸裸體、只在重點部位稍加遮掩的同志、及身上帶著寫著肛交、解放身體等等性暗示的標語。這或許能快速搏得大眾眼光及媒體版面,可也模糊同志們的主要訴求。其後遺症就是讓人直接聯想到,同志與遊行時穿著奇異服裝拿著標語的人畫上等號。支持者總會拿著紐約、舊金山、雪梨等遊行來呼籲台灣人民上街,卻容易忽略不同社會演進下的文化差異。

在政策或觀念扭轉尚未產生效應之前,視覺所接收的衝擊就足以讓人們排斥。當然,社會上針對同志遊行的服裝也激起一番爭論,我的好友也是彩虹旗的一員,她告訴我應該站在他們立場多一份「同理心」設身處地思考,而非專注於大眾媒體對於奇裝異服的批評。

而一般大眾的認知當中:「同理心本是換位思考,但是同理心並不是同情心。」且同性婚姻是公眾議題,需要社會大眾的理解與同理心,而不是憐憫與同情心。當一般民眾對同志運動深植負面想法時,想當然爾,去年11月的公投也就注定其結果不如預期。

在台灣要推動公投並不容易,當同婚公投聯署通過之後,在網路及媒體也時常可見同運人士大聲疾呼,希望大家可以支持同婚公投,可惜的是同志們卻沒有在遊行時換位思考體會大眾的情緒和想法、理解一般人的立場和感受。

因此,推廣同志遊行的成員總會發現,實際參與遊行的效用竟不如一則Line長輩群組的訊息。每年精心打扮與設計的遊行,拍攝許多照片上傳網路,按讚數與留言的訪客都是熟悉的面孔。在高舉「打破社會規範」或「何謂正常穿著」旗幟的同時,如何對不同族群行銷同婚的品牌也許是個施力點。

性向議題並不足以構成反對的理由,嘉年華會的遊行突顯議題似乎也有得到正面迴響的時候。若宣導性平或同婚議題的時候,大家站在行銷的角度,先試圖消除其他人對於遊行的刻板印象,重新建立品牌聯想的方向,突破同溫層,逐漸扭轉600萬反對票。讓他們也能理解並多一份同理心支持投下贊同的一票,這才是雙贏策略。

新聞日期   /   2019 - 01 - 16
新聞出處   /   蘋果日報


int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