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無障礙網站

回顧與前瞻/解決低薪 總統的5項藥方只是止痛劑

[聯合報/王釗洪/中正大學兼任教授]

總統蔡英文在年終記者會提出五個方法,宣示明年要全力以赴終結年輕人低薪問題。有趣的是,她在冗長的國防、兩岸、區域安全、前瞻建設等話題之後,話鋒一轉,借牛津字典「youthquake」一字,用和藹、慈祥的語調溫情喊話,「如果年輕人還願意聽我講幾句話,我想告訴年輕人,我了解各位心中的焦慮。」聽來宛如「我心中最軟的那一塊」一般,令人動容。

年輕人低薪問題不是一朝一夕造成,而是長期累積許多因素的結果。這問題其他國家也發生過,只是他們的經濟體制健全,有內建的修復功能。台灣卻是長久「只拚政治、不拚經濟」的結果,導致經濟病入膏肓,近乎崩解。

對於年輕人低薪,蔡總統的五項藥方,雖然如她所說,都不會立竿見影。但不論是哪一藥方,似乎都只能止痛,更不可能「終結」,何時復發,就難說了。

勞動者的薪資反映的就是生產力。如果生產力不高,卻要求高薪,於情於理都說不過去。理論上,要提高勞動生產力,最直接方法就是持續增加新投資,使產業不斷升級並轉型。然而,根據經濟部投審會統計,過去一年,僑外投資、陸資都是不增反減,而大型台企卻勇於到先進國家去投資,台灣年輕人的生產力又如何好得起來?再問外商、外企來台投資障礙,除了有形「五缺」外,還有「欠安定、沒信心」的藉口。「五缺」不除,投資夢難。

台灣是自由市場經濟,不論人為的審議方式,或者立法規定最低工資,都是干預市場的下下之策。勢必增加勞資衝突、難以落實,甚至由於最低工資高於均衡工資,可能造成排擠低技術年輕人的就業機會,失業增加,惡化低薪問題。

至於想用道德勸說企業加薪,除了老闆「做功德」意願,也要看在經濟不振下,老闆的能力有多少。依過去經驗看,有少數企業想領頭加薪,其外溢效果似乎都不強。

薪資是一項經濟問題,而健全的經濟必植基於優質的高教。優質的高教才會帶動資本財及管理方式創新,並且培育頂尖人才與優秀人力。台灣近廿年來,經濟一蹶不振,最大原因在高教只是盲目擴充而忽略質的提升,以致科研不符國家需要,大學生程度低落,更導致年輕人生產力及低薪資的結果。

數天前,教育部公布各國廿五至卅四歲人口受高等教育百分比,似乎沾沾自喜認為我國高教人口多達七成二,贏過OECD所有國家,是德國的二.四倍,但仔細一算,才發現我國人均所得僅有德國二分之一。國民所得是勞動及多項資本財在生產過程中,所產生的附加價值總和,薪資低,人均所得自然就低。

蔡政府執政後,眾人皆寄予厚望,希望能徹底改革高教,振興經濟。如今一年半多快兩年,才見蔡總統宣告將提供低薪年輕人充分的職涯諮詢和足夠的職業訓練,雖然不算改革,總是聊勝於無。降低學貸利息減低年輕人負擔,雖是杯水車薪,不失為直接而有效的方法。本年四月間,正當蔡總統為公教年改喊話「犧牲這一代,是為下一代」,筆者曾在民意論壇建議將十八趴優存款用來設置國家「世代正義獎助學金」,以減輕學貸負擔,使其專心向學。如今衷心希望總統的藥方可以亡羊補牢。

二○一八年轉眼就到,這不僅是新的一年,它也顯示AI、自動化全面來襲的時代更近了,壓力也將更強一些。政府如何因應新時代裡,年輕人不僅低薪,還可能嚴重失業的問題,難度將勝於以往。

新聞日期   /   2017 - 12 - 31
新聞出處   /   聯合報


int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