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無障礙網站

楊玉君/中秋、大樹、土地公:認識臺灣土地的八月半祭儀

[聯合報/文:楊玉君,中正大學中國語文學系教授兼媽祖文化研究中心主任]

以台灣中南部的時序而言,八月中秋在節氣秋分(9月23日)前後,二期稻作已進入成熟期。在這期間,台灣中南部的農田會長出一種特別的「作物」,通常是禾本類植物的蒿桿,在末端剖開一道縫,夾著一疊金紙,一束香。這種中秋特有的「作物」叫做「土地公枴」,農人在田裡頭插這根土地公的枴杖,據說是要送給土地公巡邏田野時扶手之用。傳說聽起來富有童趣,想像中年老白鬚的土地公,的確常常都扶著一根枴杖,而這繫在杖頭的紙錢和香枝很明顯的是用來獻祭土地。

農人在中秋節時到田裡去插土地公的枴杖,是因為台灣的中南部有很多地方都在中秋節這天為土地公作生日,以月餅或麻糬答謝土地神一年來保佑土地的出產。而且,不只是土地公,中秋也是許多大樹公、石頭公的「生日」。土地公、大樹公、石頭公等都是信仰的擬人化,怎麼會有「生日」呢?與其說中秋是這些神明的生日,倒不如說這一天就是所謂的「春祈秋報」中的「秋報」,指的是秋季重要的祭祀時間點。過了中秋,一年的農作循環接近尾聲,農人們趕在收割之前備辦祭品,致祭答謝神明,是台灣中南部秋天常見的人文風景。

但中秋節重點不是月亮嗎?為什麼是土地公生日?

這個問題,可能得從嫦娥奔月的神話說起。

象徵生命力量的中秋節

古今中外許多傳統民俗節日,多集中於月圓時分,特別是鄰近秋分時的那一次滿月,西方稱為收穫之月(harvest moon),這個名稱就明指了(北半球)當時的時序。而代表月亮的神祇及神話更涵蓋了生殖、豐饒、再生、不死等等豐富的象徵意義。以中國的月亮神話為例,月神嫦娥竊取「不死藥」後飛往月亮上之廣寒宮,傳說中在廣寒宮中搗藥的玉兔或蟾蜍搗的是「不死藥」,而吳剛所伐的是棵隨斫隨合的「不死樹」。由於月亮自月初到月晦有如經歷了由生到死的過程,而瀕臨死亡般的下弦月,總也從月初開始又逐漸地由虧到盈,具象的展現了月亮「不死」特點。

不僅是中秋的月亮神話,就連中秋的具體行事也處處可見生命象徵。舊時台灣的中秋節也掛燈籠,取其「燈」與「丁」的諧音,作為求子之吉兆,未婚女子也有偷菜卜婚的習俗。因為中秋的生命能量充沛,故而極易與各種求生殖求豐產的儀式行事,甚或性質相近的民間信仰相結合,使得中秋成了與元宵遙遙相對的另一個歌頌生命的節日。

當前臺灣的中秋節,除了賞月、烤肉等娛樂活動外,主要的祭祀活動除了中秋祭祖,就是土地公生日,拜月的習俗早已式微。這或許是因為農業社會時代,土地更直接關係到生產活動的需求,土地長出作物,餵養生命,再繁衍新生命。因而人們在象徵生命力量的中秋節,祭拜生養萬物的土地。

中秋的大樹信仰

台灣的大樹信仰在性質上也屬於土地信仰的衍生。首先,大樹作為生命象徵由來已久,因為大樹是土地所能長出來的最大的物種。「生命之樹」(tree of life)更是普世可見的傳統藝術母題,象徵了宇宙的創生。而落葉性的樹木由冬季的蕭條至於春天的花開滿枝頭,具體呈現了由死復生的過程,令人讚嘆。例如苦楝在冬天落盡了葉子,連果子也枯黃,臺灣民間就有俗話說「苦苓仔死過年」。但一旦春來,不但樹上發出新葉,也開滿了淡雅的紫色小花,生氣勃勃,與冬季的枯乾判若兩樹。

雖然許多樹每年都會循環一次由死到生的過程,但並非每棵樹都被奉祀為神。在臺灣鄉間,如果看到一棵大樹樹身被披上紅色綵帶,幾乎就可以判斷這棵樹已被神聖化。這種樹神的樹下往往立有一小祠廟,裡面所供奉的神明有的是土地神,也有的是大樹公、樹王公,或逕以樹種為名,如蔦松公、茄苳公、樟樹公等等。有相當多這類的大樹神是以八月十五中秋節作為主祭神的生日,信徒會在這一天為樹神祝壽。

中秋的大樹信仰在臺灣的一個特點,就是它與保護兒童成長的關係。許多大樹公的信徒相信,小兒如果出生後多災多病,就會卜問大樹公是否願意收養這個小孩作為契子或契女。這個拜認大樹公為其契子的儀式,通常就在大樹公的生日時進行。一旦擲筊獲得應允,則小孩與大樹公之間存在一個特別的「契父/契子」的關係,這些契子女會佩戴自契父大樹公處求來的護身符「絭貫」。大樹公的絭貫通常都附有大樹公的葉子。前一年的絭貫,由契子、女妥善保存,次年中秋再到大樹公處更換有新葉之絭貫,直至成年為止。此一儀式,有如將契子、女類比為大樹公的枝葉,藉著年年更換新葉,持續成長茁壯。

農田裡的土地公柺杖

作為土地信仰的另一種型式,土地公枴杖可能也與大樹信仰有關聯。以杖夾紙錢插在田裡的習俗,至少在清代初期江南的方志中就可看到類似習俗,稱為「祭田公」或「報田婆」。它們的目的都是祭田,只是將祭田的儀式賦予一個尊神長者的面貌,與贈予土地公枴以答謝祂的辛苦意思相當。

以植物蒿桿夾紙錢、香枝再插入田中的這種型式,在民俗思維中就是以杖、杆、柱來代表對大樹的崇拜。所以土地公枴杖的原型應該是尚帶著枝葉的莖桿,也就是一棵微型的樹。插土地公枴就是在田裡插一棵微型樹,將山林的生命力灌注在田土之中,是交感巫術接觸律的原則。另外,我們也可將土地公枴視為土地公的神靈憑依之物,也就是土地神實際坐鎮在田邊守護田園。就兩個意義而言,插土地公枴杖都是希望田園豐產的意思。

這樣一根插在田邊不起眼的竹桿,常常為人所忽略。但是為土地公準備枴杖這樣溫馨可愛的理由,具有素樸的民俗魅力。它跟萬人空巷的廟會熱鬧不同,沒有太多繁複的儀式,也沒有旁觀的群眾,只是一個農人沈默謙卑的敬謝土地。

只是這古老的中秋農事習俗在現代社會中無可避免地逐漸式微。如果您有機會在中秋節過後經過中南部的田間,不妨張大眼睛找找這根土地公的枴杖。幸運找到的話,不妨就為它留影一幀,記下它的GPS位置,然後恭喜自己,見證了一個即將消失的農事習俗。

新聞日期   /   2017 - 09 - 29
新聞出處   /   聯合報


intent